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悲痛的民间故事 >
2020 03-27

分手也任性(民间故事)

Comments 阅读:

  大年初一,母亲一早就叫醒我,要我去村内祠堂烧香拜神。在我们农村,这是我们男孩子应做的事。父亲今年已八十高龄了,今年不去了。我想偷懒也不行,虽然心里并不乐意。

  祠堂前,有一汪半月形的水塘,水塘并不大在,常年荡漾着乌黑乌黑的生活污水,塘边纤细的柳丝蘸水而生,阵阵涟漪,柳条的倒影被拉更长更弱小了。步入大门,里面一共有三进院落,每个院落中间都有一个正方形的天井,地面上嵌满着细碎的灰卵石。院子两侧的一排排老屋子都纷纷倒塌,只剩残墙碎瓦。老屋四周长满无精打采彩的黄色杂草,呈现一片荒凉。我走到祠堂最里边,看着供桌上方挂着开村老祖慈祥的画像,“卟通”一声重重地跪在供桌前的席垫上,迫不及待地诉说着心里的郁闷:“列祖列宗在上,孙儿晚辈叩拜,此皆因需沿袭古礼,以示不忘根本。然孙儿则因心中烦忧,不知应向谁诉?近日,每听鸟儿唧喳喳地叫,心就很烦!每听到鞭炮霹啪啪响,心就更碎了!今琴儿执意要走,孙儿倍感悲痛。有谁知道?孙儿一直深爱琴儿,五年来天天如此。有谁知道?我已患癌症,如何娶琴呢?又有谁知道?再过半年,我将消失在这世界……琴呀!你今若走,我心必死!但愿生不同居,死必同穴。列祖列宗呀!恕孙儿妄为!实在对不起……”

  知道说这些话也挽救不了我们的分手的事实。此后几天,我再也联系不上琴了。原来我自认为她任性,只是和我开个玩笑,如今发现她真的走了!

  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更坏了,还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:我死!人虽未死,然而心确已死。

  大年初二的晚上,我独自一个人在客厅暗暗流泪,不知不觉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:在村前的小河,小河里静静地躺着一条破旧的小船,随着微风轻轻地摇晃。小船,小船,又叫我想起琴来!想起去年一起和琴去桂林阳朔度假的美好日子,一起手牵着手,漫步漓江边,举目望去,见那撒网老者雄健的身姿在晚霞映江的光彩舞动挥洒,渔网当空一挥,鱼鹰纷纷潜入水中,偶有两三点细雨临江,无声落下万点清涟……走累了,我们就一起依偎看夕阳……突然,耳边隐约传来“汪!汪汪!汪……”的紧促叫声,狗在吠。琴,并没有回来呀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beitongdeminjiangushi/1629.html

上一篇:悲伤的鬼故事(民间故事) 下一篇:三个简短的民间故事] 简短的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三个简短的民间故事] 简短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分手也任性(民间故事)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悲伤的鬼故事(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中国民间故事 [1000字]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顺德民间传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短一点的民间故事
  • [悲痛的民间故事]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的区
  • 公益广告